2010年的最后一天

2010年的最后一天


曹勇军


  2010年的最后一天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早晨六点五十我赶到学校,参加班级的语文早读课。这几天降温,天冷,寒风吹拂,校园和班级很安静,除了几个住校的学生外,到的学生并不多,显得冷清。七点十分之后,学生才陆续进来,跟我热情地打招呼。放下书包,同学开始背诵《史记·屈原列传》中“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一段文字,声音很大,回荡在喧闹起来的校园中。
  上午第二节课是我的语文课。和平时一样,我习惯性地提前来到高二十三班。教室里有了过节的气氛。王子玥和几位同学在贴她们写的对联,教室后面新一期黑板报画了几个喜庆的卡通人物,张扬洋和张吉沐阳过来跟我说:班上下午开联欢会,他俩做主持,要我无论如何一定来参加,和大家说几句话……元旦调休,有两天假期,高二备课组决定布置学生写一篇作文,因此这节课我安排的是作文讲评,讲评上次写的作文“从李广与程不识不同治军风格说开去”。这次作文不少同学只注意了题中的“不同”,却忘了“说开去”,写得不大理想。我准备了学生例文,有优秀的,也有存在问题的,事先印发给学生。这节课表面上讲评的是审题,实际上讲的是生活中的发现和人生的思考,是阅读的视野和写作的穿越……课上得很顺利。青年老师小王、小熊和小夏最在教室后排听课,认真记录着什么。教堂起初是安静,继而是笑声,接着是噪杂,最后是低语……我很享受。在这几种典型的课堂表情之中,我分明感受到渐渐浓郁起来的快乐气氛和心情。
  下课回到办公室,泡一杯茶,想把《魏公子列传》的“教学反思”补写出来,主要想思考一下探究题的特点。记得有一次高二备课会上有老师提出问题:什么是真正的探究,探究与思考究竟有怎样的区别,语文探究与其他学科的探究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当时虽然做了回答,但自己并不满意。王夫成老师正好也在办公室,便和他讨论起来。王老师举出实例更多地强调探究题思维结果的开放性和多元性,而我则从思维发生的角度认为探究是一种主动发现,具有原发性、情境性和策略性的,思维过程充分,思维环节完整……互相争论,互相补充,从办公室一直争到教工食堂,吃午饭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一番争辩,自己再琢磨一下,心理觉得亮堂了。
  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太阳暖暖的,洒在身上和两旁粗大高直的梧桐树上。校园“诗岛”和“英语角”缀满气球,五彩缤纷,树中间拉起了绳子,挂满了小纸条,走近一看,发现全是灯谜。学生会举办的新年庆祝活动已开始,学生围聚在一起,人头攒动,校园中弥漫着浓浓的节日气息。
  本想在我的博客上给学生们发个祝福的帖子,回到办公室,捣鼓半天就是上不去。语文课代表袁泓来了,代表全班同学送给我一份新年礼物。我问是什么,她笑着说不知道。我小心地打开包装纸,是一根长长的金铂弯勾,十分精致。办公室其他老师很好奇,纷纷过来欣赏。有人说是书签,也有人说是裁纸的刀……课代表再三嘱咐我别忘了下午的班级联欢会。
  打开折叠床午休,我居然像孩子一样,心里隐隐有一种期盼。
  等我一口气爬到三楼,班上的联欢会早已进行得如火如荼了。一进门,学生就递上糖果和福橘。在同学热烈的掌声中,我讲了一个寓言,表达我的祝福。我说:草原上有一对狮子母女,有一次,小狮子问:“妈妈,幸福在哪里?”母狮说:“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于是,小狮子不断追咬着自己的尾巴,可就是咬不到。母狮笑了,说:“傻瓜!幸福不是这样得到的。只要你昂首往前走,幸福就一直跟随着你!”见大家不依不饶,在主持人的请求下,我又表演了节目,唱了姜白石的自度曲《长亭怨慢》。我先把全词背诵了一遍并稍加解释,然后开始清唱,“渐吹尽枝头香絮,是处人家,绿深门户……”看得出大家很专注,也很惊讶,班上很安静。一曲结束,一片欢呼和尖叫。我又向同学补充介绍了宋词演唱的一些常识。又坐在同学中看了一过他们各自的绝活,让人大开眼界。待了有一小时,才从热气腾腾的教室出来,穿过被各班装饰得红红绿绿的三楼走廊,对面北极阁、鸡鸣寺静静地沐浴在冬阳之下,静穆祥和之中也别具了一份妩媚。
  我匆匆赶到电教处小杨那里取我的教学录像光碟。大约从去年秋天开始,在教研组其他老师的帮助之下,我有计划地选择拍摄自己的课堂录像。断断续续,一晃一年多,已拍了20多篇课文近40节课的录像。每当课堂上架起摄像机,我便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审视我的课堂教学和专业生活,半点不敢马虎。前两天,我开了一节组内公开课,上的是梁实秋的《我的一位国文老师》,目的是为新开设的选修课“现代散文选读”教学上探探路子,寻找“现代散文选读”有效教学的思路和方法。评课时,我介绍了对本选修模块的个人认识,以及备课设想。讨论很热烈,大家给这节课较高的评价,并对比自己的教学,谈了选修教学的困惑、思考和探索。我打算利用这两天休息,抽空看看光碟,进一步思考,储备一些课例,为即将动手的探讨有效教学的论文作前期准备。
  冬天日短,等全校教工联欢会结束,天已黑下来。晚上高二年级聚餐,我中途告退出来,步行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
  我有个习惯,就是每年的最后一天,总默坐桌前,检点一年来收获和遗憾,展望新一年,对自己提出新要求。这也是一个仪式,告别过去,开始全新的生命历程。我灯下伏案,打开礼记本,上面抄录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读的杜威的《经验与教育》上的文字。杜威说:“教育即生活。”那什么是生活呢?“不断发展,不断生长,就是生活。”我忽然想起,这位教育大师90多年前不远万里来到南京,在离我学校不远的“南高师”发表演讲,传播他的教育理论和信仰,为南京乃至全国的知识界带来新式教育改革的火种,那之后陶行知、陈鹤琴等教育人在南京这块土地上,或展开了乡村教育的改革,或从事儿童教育的探索,用爱和信仰,把他们职业生命中每一个普通的日子擦拭得熠熠生辉,意蕴无穷,让我们本土的教育与世界教育发展潮流碰撞与汇流……仿佛推开一扇意义之门,于是光进来了,我写下自己新年的感想和愿景。
  今天只是我生命中普通的一天,然而由于体验、阐释和反思,它开始变得与众不同,让我感受到一种向上生长的力量和快乐。

《2010年的最后一天》有3个想法

  1. 呵呵,忘却时日数十载,读君一席话,不禁细思量:究竟怎样的修炼,才能一步一步丈量成长的痕迹。是的,那个2010年最后的一天,多么平凡,又有多么“与众不同”。分享啦。期待她带给您生命微妙的变化。

  2. 曹老师,我也有幸在广州市二中听过您讲授《我的一位国文老师》。我回去跟我的编辑同事讲,曹老师大家风范。娓娓道来,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 今天才看见您的博客,“相见恨晚”,呵呵。祝秋日安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