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作文教学的智慧

追求作文教学的智慧


曹勇军


  一、智慧在于权衡利弊
  有人强调写作的精神价值,有人更着眼于写作的工具意义;有人认为写作知识、写作方法很重要,掌握了写作方法,写作水平就能提高,也有人认为写作知识、写作方法对写作帮助不大;有人推崇自由写作,有人更赞赏课堂命题写作。同样是课堂作文,有人推崇情境式活动型的写作实践形式,认为这种形式有助于学生思想素养、写作素养的提高,也有人赞赏常规的命题作文、材料作文,认为这种形式更能培养学生审题立意、谋篇布局的能力;有人觉得多写才能写好作文,也有人认为一味贪多意义不大,应该少而精,写一篇是一篇……可以说,作文教学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截然相反的认识和做法。这些想法和做法,各有其利,又各有其弊;各有其长,又各有其短。
  作文教学的智慧就在于权衡利弊,知其长,识其短,知道“软肋”所在。强调作文教学的精神价值固然好,但是容易流于空泛,缺乏操作性;同样,强调写作的工具价值,而不从精神思想上下工夫,也难有大的进步;倡导情景活动式作文,容易激发学生写作的兴趣和参与热情,可是“写作成本”太高,很难长期坚持;强调课堂命题正规写作,有利于培养学生思维的严密和条理,但又容易远离学生的生活,引发“假大空”“伪圣化”。
  怎样扬长避短?古人讲的中庸之道能给我们以智慧的启发:“执其两端”以求得中和常行之道,从而避免走向极端。作文教学中写作方法很重要,但不能过分迷信,学生不是掌握一点方法写作上就会进步的;课堂命题写作很重要,但如能适当穿插一些情景性的写作实践活动,不仅可以避免“审美疲劳”,更有利于学生眼界的拓宽、思想的提升、灵性的培养、才气的保护;精批细改固然好,但在学生有了进步后,适当组织学生自批互改,能取得更好的效果……只有根据学生的实际需要,依据自己的个性和特长,采用灵活的策略,两种方式交互为用,彼此穿插,而又有主次侧重,才能收扬长避短之效。
  二、智慧在于减法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喜欢做加法,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一种人善于做减法,千头万绪的事情,简单的方法足以解决问题。智慧的东西都是简单的,智慧在于减法。我们应该抓住一些最核心的东西,在千头万绪的作文教学中抓好几个基本的“点”,不能在复杂的现实面前迷失自我。
  首先是破除对写作序列的迷信。写作无“序列”而有“系列”。所谓“序列”就是由低到高、由浅入深的步骤和套路,这个东西“定体则有,大体须无”。学生写作水平的提高固然有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但很难说一定要有先观察后写作、先审题后立意、先主题后表达、先思路后语言的所谓的“序列”;学生写作素养的提高也并非直线上升,往往是进进退退,停停走走。那种过分迷信写作“序列”,希望按部就班提高学生写作水平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过,写作应该有“系列”。在随机生成的情境中,不妨开个“作文连锁店”,由一篇拓展为一类,写一篇带动一类,每一类中有目标,有指导,有过程,有评价,让学生的语言、思维、情感、想象、灵魂不断燃烧,进而促成其写作能力的提高。我曾根据学生的一封来信,设计了“星空灿烂,谁是真的大师”的写作实践系列,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我还曾根据高三学生写作的实际情况,设计了“给我学生的三个人生礼物”的“一拖三”的写作实践,学生至今记忆犹新。
  其次是减去那些繁琐无用的语言学、文章学、文体学知识,减去那些枝枝节节的东西,让语言、语境和语体这些写作的核心显露出来,重锤敲打。我曾和学生一起给课文中的有关人物写“墓志铭”;一起学习景观设计师俞孔坚的《足下的文化与野草之美》,观察南京的景观设计,提出我们的观点和批评;一起观看电影《钢琴师》,组织座谈交流,推动我们对“战争与和平”这个历史发展双重变奏主题的理性思考;一起参加班级“课前5分钟阅读演讲”,互相学习,推动阅读,丰富写作;一起开展班级同学阅读调查,提出阅读建议,建设书香校园;一起品评央视“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辞,模仿它为唐诗宋词选修课写“感动我们的十大唐代诗人”;一起编写写作顺口溜,表达写作的感悟和体会;一起抄选同学们的“写作金言”,明确写作的奋斗目标;一起选编班级优秀作品集,享受写作进步的快乐……教学中,我尝试把遣词造句、谋篇布局、修辞表达、写作习惯糅合在一起,搭建若干简便易学的知识平台,引入生活因素,拓展实践活动的时空范围,使之与学生的生活、心理的成长结合,以人为本,用字当头,强调兴趣,突出习得,重视灵性的启发和培植,让学生学会智慧地表现生命的智慧,在实践活动中求得发展和提高。
  三、智慧在于规范
  生活内容课程化。学生有丰富的生活,却常常感觉无事可写,原因在于缺少对生活的认识,没有像学习一门课程一样去学习感受、发现、情感、想象等。感受、发现、情感、想象乃至幸福、谦卑、悲悯、感恩等人文情怀都是能力,是需要学习的。我们有句口号:给学生一点思想,让学生越写越聪明。就是在作文指导和讲评的过程中,注重学生思想的进步和人格的提升。一句话,就是重视用“立言”来“立人”。它是学生追求写作进步的精神动力,也是推动学生写作进步的精神源头。教师堂上堂下的讲评与指导,就是指导学生做人,指导学生学习生活,认识人生。这种课程化的生活内容使学生作文有了高远的追求和全新的面貌。有学生了解到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学就吃两顿饭,联系自己生活写了《多出来的一顿饭》。我在评语中给予了肯定:“这世界上有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往往习以为常,视为当然;这世界上有人对穷人说几句大话也不可贵,可贵的是一个中学生从平凡普通的生活对比中自然流露出来的平民意识和感恩情怀。”
  作文要求制度化。课外练笔自由活泼,比较个性化、私人化,更能展现学生的灵气和才情。我们把课外练笔纳入常规作文教学中,要求每周一篇练笔,有批改,有讲评,比较好地遵循了作文教学个性化的教学指导原则。除了每周一篇课外练笔之外,还有一系列的作文教学要求,以确保每位学生都能得到进步。比如每学期七到八篇大作文,备课组集体备课:有指导,有评价,有讲评,最后登记在案。过去,期中期末考试后,学生只看到作文分数,对自己作文的优势和不足并没有清醒的认识,阶段考查的丰富资源,被白白浪费。现在我们要求备课组通力合作,尝试了“综合评述—作文例析—自评矫正”的新方式。阅卷一结束,备课组老师分工,汇总作文情况,形成文字的“综合评述”;选出不同层次有代表性的作文,每篇附上教师的批改手记,形成“作文例析”;两份材料印发给学生,让学生明确标准,对照检查,然后班级交流,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改进的建议。长期坚持,形成制度,效果相当明显。
  四、智慧在于常识和常规
  作文教学中许多常识、常规是一代又一代教师在丰富的教学实践中提炼出来的,包含着作文教学的规律,充满了智慧。我们总是企图寻找一种作文教学的高效途径,甚至很多人声称已经找到了捷径,可他们的那一套往往是对作文教学的基本常识和常规的颠覆。我们似乎习惯于用一种“替代式思维”来除旧布新,却不曾想这种想法和做法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比如,训练序列。许多人希望设计一套科学的训练序列,替代多读多写,以为这样学生写作起来就会一马平川。可是结果呢?曾经喧闹一时的这个法、那个法之所以不能长久,是因为它不符合作文教学的常识。现在有一种倾向,议论文写作大大提前,不仅高中生,甚至初一的学生就开始写作议论文。这也是违反写作常识的。一个人写作能力的提高是一个由具象到抽象的发展过程,写作类型也有一个“事”(叙事)“态”(绘态)“情”(抒情)“理”(说理)的提高过程。议论文不是会搭一个议论框架,选几个论据就可以了,这不是议论文的关键;议论需要深邃的思想见解和对事物内涵的深刻把握及剖析能力,让学生过早接触这种比较成人化的文体,除了能让他们学会写空洞的议论、陈腐的滥调以外,根本无法有效培养学生的写作素养。
  比如,读写结合。一段时间里大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人甚至把它当作是一种传统的保守的作文教学方法;现在回过头来看,它还是非常有效的写作形式。这种或仿其格或仿其意或仿其言的写作方式,强调细心揣摩文章的立意布局、分段造句,务求透彻,不放过一字一句,是初学写作者求得进步的不二法门。
  比如,教师下水。这个说法提了很多年,仍难有改观。这是一个并不复杂的道理:凡是有一定的写作经验的教师,在写作训练的路数、形式、时机、点拨能力、评价方式等方面都具有巨大的优势,更容易让学生获得写作的成功经验。而我们的教师往往多的是文章学术语和概念,却鲜有写作的甘苦和心得,这样的指导岂不是隔靴搔痒!
  比如,自由写作。近年来,自由写作成风,有人还把自由写作抬高到了替代课堂正规写作的地步。当年,王森然先生曾经分析过课堂作文的益处,其中有三点讲得很好:一是“练习思想的敏捷”,二是“使思想纯一不乱”,三是“避免抄袭”。今天读来,仍然觉得他的话平实之中能给人以深刻的启发。 五、智慧在于融通
  教学中不少教师往往顾此而失彼,或者扬此而抑彼,这样就在整体的指导上丧失了“智慧”这一最宝贵的品质。怎样化解矛盾克服对立?就是要培养自己“融通”的眼光,就是要有行动“路线图”。在理想与现实、素质与应试、长远追求与短期目标,乃至面向多数与个别培养等许许多多看似矛盾对立的地方,都需要我们运用“融通”的智慧加以化解。作文教学中,语文教师既要是战术大师,同时又必须是战略大师。
  与阅读教学相比,作文教学随机生成的特点更鲜明更突出,它要求教师自主地构建课程目标,营造教学情境,设计教学过程,提出评价标准。因此说,教师就是课程,每位教师都可以有也应该有各自的一套;只要它不是凭空臆造,而是来自实践,就能或多或少揭示出作文教学的某些规律性的东西。没有一位教师可以完全“霸占”作文教学的本质。各有各的“心法”,各有各的特色,也各有各的适用条件和范围。这就是作文教学的特点,也是其魅力所在。那种把某种作文教学模式定于一尊,片面夸大其实际作用的做法是荒谬的。对作文教学,我们应该有一种多元、开放的追求,这种追求相互渗透,相互竞争。唯其如此,作文教学才有生气。
  强调作文教学的多元追求,有一个基本追求,那就是追求智慧作文,也就是追求一种充满人文情怀、表达自己人生进步并通过它反过来推动自己人生进步的机智大气的少年文章。指导学生写这样的作文需要教师具有更多“融通”的智慧,这种智慧是我们在复杂的作文教学现实中的行动哲学。智慧的东西不重分析论证,一听就懂,一学就会,一用就行。
  五、智慧在于对人心和人性的洞察
  作文教学智慧,从本质上说是一种人生智慧,它与一个人的价值观,人生哲学,对人情、人心、人性的洞察是融为一体的。“求则贵,送则贱”,“少则得,多则惑”,“先严后宽者,人感其恩;先宽后严者,人怨其酷”,这类生活中的格言,充满了教育的智慧。它不是外在的,而是我们感悟出来的,是从我们自己的血脉筋骨中生长出来的。一位语文教师的杂学背景,尤其是对“人情世故”的历练等学科知识技能之外的阅历积累,常常能给他的作文教学带来职业智慧。
  尊重自己的个体体验,在内省和履践中汲取生命智慧的源泉。这个学期我和我的学生跨入了高三,每天从学校繁茂的大树下走过,我总是抬起头来看看这些美丽的树,它使我疲惫的心灵得到喘息和安宁,从这些大树背后我读出了许多东西。它们一天天聚集起来,撩拨着我教学灵感的触须。那天在作文课上,我问学生,你们知道校园里有多少棵大树,当时班上没有一个人举手。我说,你们在这个学校有的读了3年书,有的甚至读了6年书,天天在这些美丽的树旁生活,却没有关注这些树,了解这些树,读懂这些树在你们生活中的意义和价值。受到震撼的年轻人放学后迫不及待地在校园里数树,有人说是88棵,有人说是92棵,有人说是95棵。更多的学生数完后,已不再关心数量的多少,而是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待周围的生活,思考读书的意义,受压抑的心灵被激发出一种诗性的光辉和神性的力量。
  对自己的洞察,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洞悉学生的心灵,了解他们思想的渴望、情感的需要、心灵的焦灼、生命的冲动。我和学生天天在一起,在读书的道路上,在人生进步的道路上,在生命的大教室里,共同生活,一起进步。是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提升了我的人生智慧、教育智慧,我从他们或者厌恶、或者不满、或者认同、或者喜悦的眼神中、语调里洞悉了他们灵魂的奥秘,苦苦寻觅契合他们的写作时机和写作方式,又苦苦等待教学成功的甜蜜和幸福。老实说,我的作文课并不都是成功的,我的作文教学也并没有在所有的学生身上产生奇迹。可是这些苦涩,从反面让我触摸到了作文教学的智慧所在。那些没有获得更多进步的学生与作文成功的学生一样,都是我的老师,他们合在一起完整而又真实地揭示了作文教学智慧的内涵。我感谢我的学生。


来源:《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2007年5月

《追求作文教学的智慧》有6个想法

  1. 曹老师:真高兴在这里看到您的文章,又多了一个学习的途径了。真的,在市里教研活动上听到您的讲座或评点,每次都会有收获!
    另外:曹老师,您博客的这张照片很帅哦。

  2. 呵呵呵,曹老师,学习了。您的专著《让语言亮起来》,不少篇幅被我们“拿来”指导学生作文。搬了几次家,至今珍藏着。建议您的博文,开个这方面的系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