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优秀习作选读(二)

学生优秀习作选读(二)


我看“马上就办办公室”


高二(13)王玲


  前段时间,网上传播着一组照片,照片上是一间普通的政府办公室。照片广为传播的原因是这间办公室的名字——“马上就办办公室”。这个听上去很好笑的办公室在山东的曲阜存在了一年多了。
  在接受采访时,该地某领导表示,成立这个办公室就是为了帮百姓办实事,提高办事效率,并且从这一年的成绩来看,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另外这个办公室不会扩大政府官员的编制,因为他们都是该部门的原班人马。
  听听,多为民着想的政府部门啊!马上就办办公室,乍一听确实不错,可是仔细想想,却感到深深的悲哀。
  马上就办,终于马上就办了。某些政府部门,那冗长的程序,那踢皮球的态度,那蜗牛的速度,我们早已领教过了。多少年了,抱怨过多少次了,终于听到了,终于成立了“马上就办办公室”,原来老百姓都不相信政府啊,只能靠这种吸引人眼球的名字来挽回信心,这不是悲哀吗?原来政府已经无暇顾及办事质量了,为了民心只能先保证速度了,这不是悲哀吗?原来政府某些人以前接到百姓的求助一直没有马上就办,直到成立这个办公室才开始马上就办吗?那是不是也意味着,除了这里,别的办公室就不会马上就办呢?这样一来,所有人都跑到这里来,这还能保证马上就办吗?这难道不是恶性循环吗?而且,我一直都怀疑这位官员所说的成绩真的存在吗?真的存在,为何没有实例,只有模糊的数据?就算真的存在,那又能证明什么?为了证明原来政府提高了行政效率,就会有长足的进步?工作人员都没变,难道这个办公室有神奇的量,这同一个人坐进去会有不同的效率?还是想告诉人们,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就像公务员,这稍微逼一逼,效率还是有的?这个办公室,无论是否有助于行政,但最起码“马上就办”折射出了人民的无奈与悲哀。
  不过,话说到此,却不该全盘否认这个办公室。毕竟有位伟人曾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个办公室也存在了一年多了,现在又几乎被当成了炫耀政绩的筹码,这些都证明了它的合理性。至少可以看出某些政府官员越来越重视老百姓,重视民意和民生了。虽说欠妥之处,但至少,人家有了办实事的想法与决心。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看待这个办公室,但我知道,在所有中国人民心中都希望“马上就办”不是一句口号,不是一个办公室名,而是真正的实际行动。
  (阅读手记:文中一连串反问很有力量,也很犀利,痛快。)


老人也新潮


高二(13)夏福宁


  在2011年春晚《我的幸福瞬间》图片征集活动金奖作品中,有一张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题目是《越洋电话》。画面中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和远在大洋彼岸的儿女进行视频通话,老人脸上写满了幸福。
  令我印象深刻不仅仅因为照片内容生动,更重要的是它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因为我们家的老人也会用电脑。
  奶奶一个人住在镇江,家里冷冷清清,平时只能看看报纸,看看电视,有时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十分寂寞。为了丰富奶奶的生活,叔叔从家里拿了一台电脑,给奶奶开通了网络。这样奶奶平时就可以上上网,看看新闻,也可以和家人们视频通话,生活就不单调了。这些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困难重重。对于别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想要做到独立熟练操作电脑,确实有难度。对于简单的开、关机操作,爸爸给奶奶写了一张操作步骤,只需对照着指南操作即可。对于上网,爸爸把用个常用的网站收藏起来,并给奶奶演示如何浏览网页。奶奶自己也试了几遍,看样子是学会了。
  可是好景不长,我们刚回南京不久,奶奶就开始一个接一个打电话了。一会儿是网络不通了,一会儿是什么图标找不到了。由于奶奶初学乍练,对于一些现象描述不清,爸爸的指导她也不一定完全理解,往往是讲了二十多分钟,刚挂上电话,没几分钟,奶奶的电话又响了,后来有一天奶奶竟然打电话说电脑开不了机了。为此爸爸专门去了一趟镇江,发现奶奶每次关机后都再按一下开机按钮,再切断总电源。这就等于才关了机又开机,开机没有完成又断了电。难怪电脑开不了机,原来是被奶奶给折腾崩溃了。爸爸忙了一个上午,恢复了系统,又仔细给奶奶讲了一遍电脑操作方法。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奶奶终于能熟练使用电脑了。现在,她每天和爸爸通一次视频,上凤凰网浏览一下新闻,再到优酷去看几集电视连续剧,有时竟看到半夜,活脱脱成了一个网虫。
  奶奶试用电脑成功后,家里掀起了一股老人学电脑的热潮。几个姑奶奶,还有婶婶的爸爸妈妈都学会了用电脑。就连83岁的外公也在妈妈的建议下开始学电脑。外公是我们家的大知识分子,1948年考取上海交大,退休后又自学了英语和电脑操作系统原理。有了基础学起来就轻松了许多。只几天功夫,外公就掌握了基本操作和一些上网技巧,已经能够独立登录MSN,QQ并发起视频对话。而且外公每天坚持练习,现在已经非常熟练了。只是有时候操作电脑过于专注,以致于有些血压高,不得不休息一会儿。
  都说年轻人领跑时代潮流。我要说,我们家的老人也能紧随时代的脚步跑。这就叫老人也新潮。
  (阅读手记:有生活气息,平实中自有感人处。)


老  了


高二(13)常晓静


  那天听广播,听见主持人在说着本期的话题“什么什么老了”。
  我望着正开车的父亲,他似乎还没有在意广播里在说什么。他老了。
  很少再听见他像当年那样武断地命令我,很少听见他责备我,仿佛一下子由严父蜕化成了慈父,每天一早送我来学校,放学时总能在校门口看见他的身影,风雨无阻。
  “饿不饿?”他看着前面的红灯从口袋里拿出一袋饼干,我接过——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细心?在我的记忆中,他总是忙于工作,有时候甚至几周都和他说不上一句话。我睡了他未归,我上学他在睡。而现在他不仅每天早晚接送我,有时候甚至会主动逗我说话。渐渐地,这个连我小学教室在几楼都不知道的父亲,比我的母亲更熟悉我的同学朋友了。
  “你爸现在年纪大了,疼你了。”母亲曾这样对我说。没错,他呵斥我越来越少,更多的是用商量的口吻。他很少再发脾气,倒我有有时心情不好,说话没分寸,他也只是小声道:“说什么呢?”。以前起床从没早于八点的他,现在每天六点起床却没有任何的怨言。
  父亲老了,他老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他对女儿爱。十几年,这份父爱终于成熟了,“跟以前相比,他现在关心你多了,疼你多了,别惹他生气。”母亲说父亲曾因为我无心的一句话不开心了好几天,我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话的分量忽然变重了。
  老人家总是溺爱孙子,因为他们老了。时光流逝,我的父亲也老了。白发可以再染黑,微驼的背可以用衣物遮挡,然而这越越来越深厚的爱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父亲真的老了,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爱着他的孩子,不再有什么过多的要求。
  “我也要吃一片!”车子启动,他的脸上有着一个俏皮的笑容,看着面前的“老头儿”,我轻轻地把饼干放进他嘴里。
  (阅读手记:细节抓得好,结尾感人!)


从“农民变市民”说说开去


高二(13)高睿


  北京市政府决定在数年内将城市内数百万农民转为市民,将北京周围的农村就地城镇化。
  这看上去确实是件好事,但是这一举措实际上却显出农民从身份上已经比市民低一层,农村比城市低一筹。
  为何农民一定转要市民?为何农民一定低人一等?为何“农民”成为贫穷、无知的代名词?
  自古以来,中国便是农业大国,泱泱大国的农业支撑着整个封建帝王的统治。很多思想家都提出了类似“君舟民水”的思想,农民是整个王朝的基础。仁君都将农民的地位看得比天还高。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最先进入城市的农民的后代成为了现如今的城里人。但是他们中的部分人却鄙视农民,将落后、贫穷、无知的名头加在他们头上。难道他们就不是由农民转变而来?他们的祖祖辈辈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城市人?
  凭什么农民要低人一等?中国十几亿的人口能够支撑下去,还不是靠着千千万万的农民劳动出来的粮食?国家的经济发展离不开人民,人民的生存说到底离不开农民。农业是一切的支柱,从这个角度来说,农民的地位比任何职业都高尚,都崇高。
  再者,农民并不代表着无知、贫穷。袁隆平是农民,他却发现杂交水稻——南优二号,这一发现大大增加了粮食产量,救活了无数的人。他是农民但他也是科学院士。又有多少农民,凭借辛勤劳动发家致富,年收入远远超过城市里的大部分人。
  不要因为出生在城市就看不起农民,不要因为自己身上穿着名牌,就对穿着过时的警服迷彩服的农民不屑一顾,不要因为自己生活在一个交通发达的城市,而农民生活在稻田与乡村之中,就产生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别忘了,你的优越感是农民提供的。
  城市人,请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请平视农民!
  (阅读手记;抓住实质,大有振聋发聩之势。)


从DOTA说开去


高二(13)蒋成飞


  DOTA全名为Defense of the Ancients (远去守卫者),是一款即时战略游戏。最近几年,风靡全国,拥有70万的玩家。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我在享受游戏乐趣的同时,也常常好奇,这样一款游戏为何能在中国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呢?
  要了解这一点,还要从DOTA的游戏方式说起。DOTA属于多人对战的即时战略游戏,共十人,每五人一组。每人可以从一百多个英雄中挑选出一个最喜欢的英雄,与队友一起在迎击对手的同时拆除对方的防御,并最终拆毁对方核心的基地获得胜利。听起来挺简单的,甚至有点幼稚。但当你真心去尝试这款游戏,你会发现它骨子里有一种美国式的精神,一种气。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中国词语去形容这种精神。后来,从一部中国电视剧中找到了对这种精神的描述:“不抛弃,不放弃”。
  我想“许三多”的成功与DOTA的风靡不无相通之处,也正是这六个字使DOTA有了灵魂,吸引了70多万的玩家。但是,别忘了,游戏总是充当着现实的延伸,用虚拟的方式补偿现实的不足。DOTA的风靡,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精神在中国的缺失!
  首先说“不抛弃”。“不抛弃”象征着一种标准的美国式团队精神。这不仅仅是一种协作和配合,更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情谊,一种近乎无限的信任。这一点,经过游戏开发商的设计和调试,得以在DOTA中完全展现。不同的DOTA英雄有着不同的技能和个人能力,相应的也出现了辅助,后期,限制,医疗师……这些团队中的位置。面对五对五的战局,你的每一次进攻和防守,逃跑和追杀都要相信并依靠队友的配合。DOTA中有句“老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就是对“不抛弃”的最好诠释。而在中国,二千多年来“老死不相往来”的封建生活观念仍阴魂不散。为了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不吃亏,占便宜,每一个“成熟”的中国人都苦心经营着自己的交际圈,一遍又一遍地检查他对我、我对他、他对他之间的复杂关系,活像一只只盘据在人际关系这张网上的大蜘蛛。至于团队协作更是鲜见。就算“斗胆”去加入一个队伍,也极力做到平平庸庸,既不甘于后勤工作,又不敢带头争先,怕受人嫉妒。不管是小说、电视剧还是现实,那些中国商界精英,职场总是倚仗自己精明的头脑和厚黑的功底成为某某公司的高层。反倒是一些国际知名的企业家,IT精英会津津乐道于自己的团队或是自己与他人的合作。反观欧美,这样“不抛弃”的团队氛围是屡见不鲜,不用提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这样的大型军工企业,就像冰蛙、暴雪这样的游戏开发公司也是以小团队来设计和开发游戏。在这样的公司里,楼层被分割成了一个个小团队,分别开发不同游戏,互不干扰。在这些小团队中,虽然有一定的分工,但只要你有想法和创意,不论你是做什么工作,哪怕你只分配到绘制地图的背景,你都可以参与主线剧情的编写。
  再说“不放弃”。这更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不放弃代表着一个人向上的勇气。《丑陋的中国人》一书曾写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甘愿去羡慕嫉妒一个地位比他们高,才干比他们大的人,却从不敢承认自己也能拼搏到同样的位置。”在DOTA的世界里,每个英雄都是特殊的,他们都有属于自己闪光的时刻,他们既不会永远闪光,也不会一直低迷。当我们开始DOTA的一刹那,我们仿佛也成了我们选中的英雄,即使数次被对手击杀,也要为了自己瞬间的闪光而努力坚持。值得一提的是,DOTA是有“历史背景”的,它基于一个名为魔兽史的游戏文化,有专门的团队进行编写,已经写出了十五本书。虽说不上写得多好。但却以四个种族的兴旺和衰败倒映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而DOTA的英雄们则都是其中的精英,也多有段血泪史,也突显了一种美国式奋斗。再反观中国,这样一种敢于奋斗,敢于追求的精神却在逐渐褪色,而且这种褪色还在向年轻人蔓延,大学生乃至中学生都普遍变得“现实了”。这样一群没有理想甘于平庸的人又怎能和承担起民族的未来?
  我从不指望一款游戏能带给我们多少精神的洗礼,但至少给了我们一些启示,如果我们不能守住我们精神的“基地”,我们的民族就会一步一步走向衰亡。
  (阅读手记:亏你能想出这6个字。解释得好,有创意。)


假期阅读心得


高二(13)董若筠


  寒假里,仔细看了老师推荐的书。其中有一段给我印象十分深刻,讲述了中国人的性格——温良的中国人。说中国人温良,不是精神颓废的驯良,而是意味着没有冷酷、过激、粗野和暴力。这是麦嘉温博士的原话。
  其实,寒假中我亦写了一篇关于中国人性格的文章。上述语段给我的触动便是,当我像愤青一般地用文字发力,他人用优美的文字在赞颂。我一直在思考着对于我的祖国同胞应持何种态度。柏杨写过《丑陋的中国人》,怎么说呢,题目确是惊雷,也许他太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觉得只有最尖刻的漫骂才能唤醒我们。我不想就书中内容进行评析,只是觉得一个民族应是需要不断敲打的,防止某些地方生锈,某些地方僵硬定势。若一棍子打得重些,疼痛难免,但可以让我们立即清醒过来,在病患未入膏肓之前将其拔除。
  我没有拂尘,可以施展什么道术仙法,无痛治病;也拿不起打狗棒狠狠一击。我只能先敲打敲打自己,或许有一天能再关照别人。因着看了几本涉及宗教的闲书,让我想到了一个关于宗教信仰和信念的问题。最近背哲学考点背得发晕,虽然终于弄清了什么唯物、唯心,但我总觉得有时候唯心一些没有坏处,尤其关于宗教信仰上。观中国人的思想领域进化,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封建社会的奴性崇拜直到今日的自由支配,我以为跳跃得有些大了。我总觉得国民的许多问题需要民族的思想境界提升来解决,但话并不止于此。人心中的道德律仍需一方净土。说白了,就是现在我们心中的自我约束力并不能与我们的言行相匹配,脱节了,于是暴露出种种问题。而张口闭口喊的唯物主义倒成了妆点一切、颠倒黑白的理由,哲学的奥义被如此扭曲,实不是大多数人所想见。
  而宗教文明俨然是块踏板,一段过渡,在人类未能自我控制之时,用神明给予人内心以畏惧,去拥有对罪恶的愧疚之情。正常的心理暗示和精神压力并不为压力,只是在我们尚未决裁,尚未判断之时,让世界井然有序。我以为人们皈依宗教是对秩序的交托,就像牛顿,他晚年又信奉了上帝,对此评价有惋惜,有不解,有讽刺。我不愿为基督教大言其好,但我总认为牛顿在崇尚科学后又归属上帝,这段心路历程的原因定不是宗教中那些琐屑的糟粕,也许他认为自己仍不能够完全随精神,随意识,更改地圈禁自己,并非禁锢。
  依附外力的控制并非人类的终极目标,如今看来,人的思想领空尚不能进驻自己,又不愿使他人进驻。宗教信仰和信念未真有何种关系,只是对上帝,对佛教的诚挚一如支持自己的首先,成为言行准则,既不借助他人,也无自身的空洞。
  (阅读手记:中国人理当去寻找支撑自己的价值。语言老道。)

发表评论